https://static.06ms.com/static/images/index/5.jpg

为了忘却的纪念,被窝是青春的坟墓  

回首那些错把倾诉冲动当作创作才华的无知年生,在兵荒马乱的晚自习上,在熄灯的宿舍里,我们总是在一堆堆耀武扬威的习题和试卷的缝隙间,在应急灯渐渐微弱下去的光线中,一手撑着深不可测的夜,一手写下无处倾诉的话。
那是一种盲目的、消耗的状态,照管自己的生活,打理那些千头万绪的杂念,喝自己冲的咖啡,睡自己铺好的被窝,吃自己餐盘里的饭菜,写自己的作业,考自己的试,做自己的梦……世界的悲伤与灾难都太多,我们活在平静遥远的角落,无力怜悯。人间既非天堂又非地狱,末日尚远,我们惟能维护着自己的天地,“埋头做着功课做着世间的荣辱”……就算是洪荒滔天,也总有他人去担当……文字成为内心的形而上的依靠。
那些执念,那样的旧时光,一晃就过去了。
而今仿佛是站在一个青黄不接的尴尬路口,失去的是招摇撞骗的痛快诉说,未曾获得的,是笔走天涯的洗练淡定。已经再也不能随心所欲地写字,因为心里有了羞赧和踌躇,对纷繁复杂的眼之所见有了惧怕。不知道我应该怎样写,写这无法书写的自我,怎样诉说,诉说这无法诉说的世界。
回过头去看看那些浸透在白纸黑字上的生动的悲喜,切肤地感觉到,在那样一个唯唯诺诺的苟且年纪,伤情似乎是装点生命的勋章,好像只有凭借那些,幻觉般的,被我们脆弱的主观承受力无限夸大的非难,我们才得以拥有热泪盈眶的青春。
https://static.06ms.com/static/images/index/17.jpg

零乱思绪

打开电脑,想写点什么,又不知道该从何写起?天气真的很冷。

自己想去外面了,想看看外面的人是怎样生活的?

每天像大海里的小鱼一样,被无故地赶来赶去,一边忙着适应,一边怀疑自己是不是能适应这个圈子?因为这个圈子里的人说了太多的“这个社会是这样的,所以我就应该这样,”而很少有人说“我就是这样的,而不管这个社会怎样”。所以如果有一天,我想离开这个圈子,是因为我怕别人骂我傻和我不能做最真的自己。
在一次下班的公交车上,一个小男孩和他的爷爷坐在一起,中间放着他的书包,大概爷爷是接小孙儿放学回家的吧。小男孩在试着给谁拨电话,但老是拨不通,最后还是爷爷帮他拨了,电话中,小男孩用稚嫩的声音说,“爸爸,我们快到了,你来接我们吧”。到了下一站,他们就下车了,爷爷帮他拿着书包,小男孩不时地攀着爷爷的肩膀,笑得合不拢嘴,直到看不到他们的背影,我才收回视线。其实我所欣赏的也就是生活中像这样很细小但却温馨的瞬间,我也常常易被这些瞬间所感动,这些可能在有些人眼里不值一提,我却如视珍宝。人性总是两面的,我易被细小的事情感动,同样,也因为一些不大不小的伤害而感到心里无助的疼痛。好想随自己的性子,去不理我不想理的人,去放纵一回,但上天又给了我太大的忍耐力,让我总是舍弃自己,委曲求全,我周围亲爱的人们,你们能懂吗?真不知道我应该顺从自己的不愿意,还是顺从自己的忍耐?
想抛弃所谓的完美思想,做真实的自己。但还是不敢和不舍得完全抛弃,好像抛弃完美就意味着堕落,就意味着不上进。也在生活中比较两种不同的生活状态,但总没有精确的权衡结果,可以看出我生活的多么小心翼翼,不想做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,不想浪费时间,不想自己做错什么。 大概生活正是因为这样才有了不轻松,才有了忧伤吧。
那天晚上,不知道怎么就会那样的好像病了一场,目光呆滞,好像在明天以后我会永远地就这样一个人坐在一个角落,想着自己的事情,自己的烦闷和忧愁,却没有一滴泪水!
https://static.06ms.com/static/images/index/2.jpg

4月’末-

今天没去上班,脚痛的什么样‘
如果合适想在楼下自己开个小店店算了 ,
这样上班脚真的吃不消 。
下午跟丽娟去逛了江南大厦,怎么走来走去都是伤心地,
哎,怎么这样,算了,没关系,总要有个过程```